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幽玄会馆·此间少年已老去

诸行无常…棋子的摄影和涂鸦笔记~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山城异闻录~番外篇  

2008-03-12 09:20:47|  分类: 幽玄之间·正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温暖的阳光透过御神木撒在美浓的伊奈波神社高大的鸟居上。棋子蹲在旁边正逗着周围的流浪猫玩,真静远远地站在一边看着她。午后的阳光很是舒服,真静不由得打了个哈欠。

不知道为什么,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真静见到棋子心里总觉得怪怪的,而每次看到棋子在战场里乱跑就会觉得揪心。真静也算是见过世面的神主了,经常会说些逗女孩子开心的话也很喜欢四处找小姑娘搭讪。而棋子不算漂亮也不聪明,为什么一看到她就总会替她担心呢……真静皱着眉毛,看着在远处和猫咪玩耍的棋子,叹了口气。他摸摸袖子,衣服前几天不小心划了个口子,棋子给他补上的,他最讨厌做这些事情,虽然之前他一直奋力学习制作珠宝首饰。每次衣服破了他就胡乱补一通然后继续神社的工作,反正日常也没什么活,无非是和来神社的美女们搭讪,衣服什么的无所谓了,反正真静不在乎这些。他又摸摸袖子,里面还有点钱,是不是该给棋子买件像样的女孩子穿的浴衣呢?真静想着,忽然觉得脸红,这样的想法似乎只有变态大叔才有……然则,自己不就是个怪大叔么?

“听说在那个老巫婆那里有上好的浴衣布料啊……”

“是啊,好漂亮,女孩子穿起来很美丽呢……”

真静回过头,一对路人从他身后走过。

老巫婆?想必说的是那婆娑罗的巢窟了。那里是城郊的一处秘境,据说里面盘踞着很多鬼怪。真静摸摸袖子,里面的银子连买个浴衣袖子都不够,再说现在街上买的浴衣料子都不大好看,买来的话穿上四处都是重样的。真静拼命摇摇头,不如……今晚,就去那老巫婆那里看看究竟?

“哈!左近,看这只小猫可爱吧!”棋子的喊声打断真静的思路,真静抬起头,棋子正抱着只小白猫站在他面前。

老穿着式服束带,始终不是女孩子应该的样子啊……真静看着棋子想。

其实棋子是有一件平金的,但是一直怕穿坏,所以只有过节日的时候才穿,而其他的同龄的女孩子,和服振袖浴衣早就满一大衣橱了。

“唔……可爱……”真静接过棋子手中的猫,抱在怀里轻轻抚摸着小猫的头。小猫不知道是困了还是怎么,竟在真静的怀中睡了过去。

“唔……懒猫……”真静无奈地轻敲着小猫的头,“快起来起来……别睡觉……”

“噗……”棋子忍不住笑出声来,“看来小猫咪不喜欢你呀……”说着,她抱过小猫,挠挠小猫的头,小猫眯起眼睛,伸伸爪子,抬起头,张开了眼睛。

“唔……”真静不说话,看着棋子,不知道换上浴衣会是什么样子呢……或许再配上一把团扇?……

“哈,对了左近……”棋子抚摸着小猫,有点漫不经心地说,“我会做明衣啦。”

“恩……”

“你要不要。”棋子依旧是这一句。每每她在阴阳寮学会了做新的衣服,都会问真静这么一句,真静肯定是说嗯。然后棋子就问要不要,真静再说不要,然后过个两三天棋子就拿着一件崭新的衣服塞给他扭头就跑。

“不要,不好看,不喜欢。”果然,真静这么说。

“哦……”

“好了,你快回家!”真静开始撵棋子走人,他想给棋子个惊喜,叫她早点走然后他可以去老巫婆那里看衣服料子。

“不回,今天晚上住你家了!”棋子才不听真静的话呢,每次她在美浓玩晚了就住真静家了,于是真静就只有睡屋外地板的份了。

“死棋子,不回打死你!”

“来啊,谁怕你!”

“打死你!”

“打死你!!”

“你!”

“打你!”

“靠,敢打我?”

“就敢!”

NND,还敢和我顶嘴了……”

“就敢,怎么,不服啊……”

NND,最近老没打你了。”

“哼,谁怕你!”

“打你!”

“敢!”

“就敢!”

“不怕!”

“嘿!NND……”

“哼!”

果然是小孩子的吵架水平……

真静靠在树上,看了眼棋子,叹口气,直接转身回家去了,看样子今晚是又要在外面睡地板了……

 

夜。

真静坐在走廊边,仔细听着屋子内的动静,他估计着里面差不多安静下来后,拿起弓箭,便蹑手蹑脚地走出了大门。

外面很冷,真静不由得打了个哆嗦。天空很黑,没有月亮,加上呼啸的风就使这夜晚显得更加可怕了。真静抱着胳膊,似乎有点在打冷战,看样子旧衣服实在是有点单薄了,是不是应该找人做件新衣服……?

周围的杂草沙沙作响,已经走到郊外了,不远处就是婆娑罗住的地方了,隐约可以看见暗淡的灯光。高大的树木在晚上宛如耸立的漆黑巨人,配上沙沙的草的响动,更显得吓人。

别有什么百鬼夜……真静刚想到一半便开始敲自己的头。真是的,怎么会想到这个,天天和一个召唤阴阳师在一起百鬼夜行还没看够么……再说自己是个很厉害的神主,怎么会怕鬼……

婆娑罗到了。

真静屏住呼吸,他很清楚在这样的环境中被人发现的后果,他可不想死在一群厉鬼手里,自己好歹也是个一世英名的美浓第一帅神主……哦,似乎想多了。

真静按着胸口,轻手轻脚地迈进大门。院子里很黑,真静凭着直觉走进一间屋子。就先从这里开始找吧……他想着,开始注意着周围,慢慢走着。

婆娑罗对于大家,一直都是个诡异的存在。

没有人见到过他的真面目,只是互相的传闻。婆娑罗住在荒郊外,院子很大,屋子很多,并且里破败不堪,甚至连灯光都是很昏暗。屋子里面是成群的吸血蝙蝠,毒蛇,恶狗,怨灵。不只这些,那些屋子一起,构成了一个庞大的迷宫,里面的路极其复杂,还有很多的暗道机关……

但是人们说,婆娑罗的爱好很是奇怪,喜欢收集珍奇的物品。运气好的话,可以在那里找到稀世的珍品,刀剑,火枪,宝石,衣服……但是没有人敢接近那里,誰也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去做赌注。也有些勇者试探着去搜寻传闻中的珍宝,但是,没有几个回来的人……

想到这些,真静不由得打了个哆嗦,握着弓的手也开始有些发抖了。

不能害怕呀……我……真静不断平复着自己的心。

忽然,他觉得手边一阵冰凉袭来,似乎有什么东西。他下意识地挪动了下胳膊,不行,有些费力,对,有东西!难道是……

借着昏暗的灯光,真静看清楚了身旁,那是一条蛇……

真静不愧是一名优秀的神主,看到这样的情况他居然丝毫没有被惊吓到。他冷静地站着不动,同时注意着周围,开始轻声念起咒语张开结界,以防止其他的妖怪突然袭击。

真静靠着墙站着,蛇依旧缠在胳膊上。真静不动,轻声地呼吸着,盯着蛇不动声色地看着。这样的情况,以静制动是最好的选择。

咝咝……蛇缠在真静的胳膊上,吐着鲜红的信子。

是毒蛇……真静看清楚了细长的毒牙。这样的话,被咬下一口的话,怕是不能活着回到家了吧……他依旧依靠着墙不动,仿佛是尊雕像。蛇似乎没有走开的意思,或许它将真静当作了房梁?

半个时辰过去了……真静和蛇依旧僵持着,双方都不动。

蛇有些倦意地盘在真静的胳膊,似乎开始打瞌睡了。忽然间,真静猛地抬起胳膊,将蛇用力甩开,然后他飞快地搭起弓箭,瞄准了蛇的脑袋,嗖地放出了一支降魔箭。

铮!

弓弦的声音。一道凄厉的白光在暗淡的屋子内划过,显得格外醒目。

叭!

只见一注鲜血喷涌而出,蛇应声倒地,一支箭直直地插在了蛇的脑袋上……

喷出来的血,溅落在真静的衣服上。捋开袖子看看手臂,已经被蛇缠的有些淤青了……

有点疼……真静皱了皱眉,难怪进来这里的人没有多少个出去过的……但是,为了那件传说中的衣服…………

真静咬咬牙,随便找了块手帕将手臂简单地包裹了下。继续摸索着前进。

又两个时辰过去了……天已经快亮了,真静已经有些疲惫不堪了。他扶着墙壁仔细的观察着周围,终于,他在一个角落里,找到了一个小箱子。

他惊喜地打开箱子,果然,里面躺着一匹很是华美的浴衣布料。

嗯……很好……真静看着箱子,连忙抱起布料,小心翼翼地收好。那么下面,就赶去做衣服吧……真静贴着墙壁走着,这样的走法,虽然很浪费时间,但是绝对的可以走出去这个复杂的迷宫……

真静已经有些累了,恍惚间,他脚下一软,摔倒在地上。忽然,四周射来了无数的乱箭,真静猛然反应过来,一下子滚到了旁边。

还好……只是被剪擦伤了胳膊,要是再晚一些的话……真静摸摸胸口,浴衣布料还是完好的,他喘了口气,扶着墙壁站了起来。得赶紧回去了,要不就赶不上做衣服了……真静想着,加快了脚步。

当天刚蒙蒙亮的时候,真静终于赶回了稻叶山。他一头扎进刚开门裁缝店,拿出时下流行的浴衣样式照着图裁剪起来。

呵欠……好困。真静打了个哈欠,很久没有这么熬夜过了,以前甲贺的时候,熬夜对他来说可是家常便饭,可是自从认识了棋子,每回想熬夜的时候棋子就会敲他的头,敲了也就敲了,毕竟一个小女生没什么力气,可是,棋子有时候还会召出几个式神一起教训他,真静可还不想“婆婆裙下死”。于是真静熬夜的毛病就这么在棋子的暴力逼迫下改变了,已经有二十多天每天都很早休息了,今天突然一夜未眠,真静觉得非常不舒服。

“唔……袖子,恩……腰带,这样……”真静看着裁剪图自言自语。做项链赋予石对于真静这样的神主来说很容易,棋子脖子上的那条宝石项链就是真静送的,一条极品。不过做衣服对于真静很头疼,他总搞不清楚尺寸,所以他自己的衣服多半是朋友帮忙。不过毕竟不好多求人家,而且人家做净衣多半也都是量身定做,真静嫌这样麻烦,于是就找朋友估摸着他的身材做了两件来回换着穿。现在,两件衣服都已经很旧了。家里还有件新净衣,棋子做的,很漂亮也很合身,真静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棋子怎么可以准确地估计出他的身材,或许阴阳师在做衣服这方面有天赋?

似乎是想太多,真静有点头疼,他拼命叫自己清醒起来。他不断敲敲自己的脑袋,然后看看裁剪图,拿起尺子对着料子比来比去。

“唔……这里……这里……然后……啊!”果然是不擅长裁缝活的人,真静一拿起针线就被扎破了手……

“一个大男人在店里喊来喊去不大好啊……”真静想,于是他仔细地缝着衣服,然后缝两针便抓一条碎布缠住手,当扎伤到第三个手指的时候,他索性把十个指头全都缠上了。

两个时辰过去了……真静揉揉眼睛,终于,他做的第一件衣服出炉了……

粉红色的浴衣,上面是白色的花,米黄色的腰带很是精致漂亮。不过这缝制技术实在和棋子的技术没得比,相差太远,不过还算是看的过去。真静的嘴角微微扬起,不知道棋子穿上如何呢……如果再把头发散开……

“喂喂,那边那个神主,都要下午了,你还不去吃饭?不怕老婆打你啊……”裁缝店的伙计冲着真静喊。

糟了!真静慌忙地跑出门外,果然,外面已经日头高照。糟糕,棋子早上起来见不到自己肯定会……真静胡乱地将衣服装在个盒子里就朝家的方向跑去。等跑到家门口,他隐约听见了哭声。“唔……”真静咬咬牙,推开门走了进去。

“好啦,小棋子别哭。傻兔子都那么大了,不会出事的……”一名忍者装束的女子,轻拍着棋子的头。那名忍者,正是花月。

“我一早起来,就没有看到他啊……”棋子抽噎着,眼睛红红的。

“好啦,肯定是被朋友拖去喝酒了……”花月把棋子搂在怀里,“别哭别哭啊,我们去找找看?”

“可是……人家上午已经跑遍稻叶山了,也……也没有……”棋子依旧是哭。

“……”花月不知道说什么好,她不断地轻拍着棋子的头,叹着气。

“唔……”真静慢慢朝二人走了过去。

花月果然是忍者出身,一下便察觉到周围有人,她猛地一回头,发现是真静,就更生气了。

“死兔子,害小棋子担心了一上午!”花月愤愤地朝真静撅着嘴。

“小花月你又教训我,我告诉你猴子叔叔去!”真静毫不示弱,他就是如此喜欢和女孩子吵架,连正经事情都忘记了。

“左近……”棋子大哭起来,然后一下子抱住真静不撒手,“我找了你一上午了,还以为你出事了呢……”棋子不住抽噎着。真静看了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点心疼。

“又这样,还有外人看着呢……”真静忽然一把推开棋子,也不哄她。

“你个死兔子,棋子都哭一上午了。你到底去哪里了……”花月在一旁打量着真静。

“左近……”棋子擦擦眼泪,看看真静。净衣有些脏,有血迹,手臂还有淤青和血痕……

忽然间棋子抓住真静的手,脸色立刻变了,也不哭了,“左近你怎么了,胳膊受伤了啊!”棋子抬头看着真静,眼睛里充满着焦急。“你怎么搞的,去哪里了?”说着,棋子便要回去拿伤药。真静一把抓住他,然后从衣服间掏出一个盒子,递给棋子。

“喏……给你的。”真静瞧着斜上方。每次他送棋子东西的时候,都是这个表情。

棋子一脸疑惑地打开盒子,里面胡乱塞着件浴衣。

“……哪里买的?”棋子拎起衣服撅着嘴左看右看。

“老子做的!”真静神气地昂起头。

“哇……定情信物?”花月坏笑着,朝棋子眨眨眼,“小棋子快给兔子叔叔换上看看。”

“等下,给你扇子……”真静又递过去一把团扇。

“唔……”棋子拿着一堆东西不知所措。

“小棋子快换上衣服看看!”花月在一边拍手跳着。

“恩……”棋子红着脸跑到屋子去了,不多时,她穿着浴衣出来了。

粉红的浴衣配上米黄的的腰带很美,搭配着棋子的肤色也很是协调。棋子微微低着头,手里紧紧攥着把团扇。

“哇……很漂亮!”花月叫到,“我回头和岛津叔叔也要一件。”

“猴子那家伙怎么可能找出来?我可是去那婆娑罗的巢窟连夜找的!”真静神气地扬起头。说到这些,他就开始高兴起来,连浴衣姿棋子都忘了看了。

“什么?……”棋子忽然开始生气起来。她一把把真静拉住拖进屋子,拽气真静的手臂就开始涂药。

“死棋子,你轻点……”真静疼得直叫唤。

“死兔子,叫你乱跑……”

“靠,你敢说我?”

“就敢!”

NND,还顶嘴!”

“就顶!

“打死你!”

“不怕!”

“嘿……NND

“哼!”

继续着小孩子的吵架……

花月在旁边怔怔地看了一会,终于忍不住笑得趴在地上,真静全然不顾地继续和棋子吵架。

“死棋子……”

“又熬夜!杀了你!”

“还不是给你打衣服……”真静语气缓和了些。

“不管!”

“死棋子!”

“死左近死兔子怪叔叔色神主大笨蛋脆皮神……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怎么了?”

花月看着两个人笑着摇摇头,要是岛津叔叔哪天也能送给他件漂亮浴衣的话,就好了……毕竟自己也是个女孩子,也该穿穿这样的衣服了……

“恩,衣服很漂亮……”真静看着棋子,突然冒出这么句话。

“啊?”棋子的脸忽然红了,她拼命低头来掩饰。

“啊……小棋子害羞了。”花月在一旁煽风点火。

“小花月要不要衣服?叔叔给你去搞一套。”真静笑着开始揽生意了。

“左近!”棋子的吼声。

“啥?”真静回过头,眼前一个巨大的鬼神出现在面前,手中还拿着一条金碎棒。

……

“噗哈哈……”花月笑得在席子上直打滚,看来,真静今晚不只是睡门外地板的待遇了……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4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